• 忽·醉 - [一日生涯moments]

    2008-01-08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13476783.html

    无预谋的,跟T在居酒屋喝到微醺。(居酒屋!高木直子漫画书上看得神往!)

    T是个可爱的女孩,却又是一个要离开的身边人。“去吧,理智上我支持你,情感上,我舍不得。”

    岛。孤岛。岛周围是海。

    海,没有形状。

    回家,我一时恍惚,以为回北京的家。暖暖颜色。

    “北京总是心头想,”早上回复苏丝黄的email。 

    居酒屋外,街道冷清;布挂帘掀处,热闹扑面。

    “人生得意须尽欢。”我举杯劝T。

    都是不安的人生啊。

    李白,前年,我走在路上与他相遇。半生的精神支柱。《水自有时》,2006年,一个人走大运河,写了十几万字,给《生活》。太长了,如后来的柬埔寨,阿富汗,迪拜,伊拉克,都没能全文贴上博,太长了。

    但那是我快乐的时光。

    大运河中段。济宁。

    从外表,几乎看不出太白楼是开着,还是已经关了。楼梯前的铁栅栏合着,不见一个游人身影。

    正待我探头探脑,一个嗑着瓜子的女人从楼梯旁小屋冲将出来:“买票!五元!”

    小屋挂牌“太白楼数码影像中心”。太白楼原名“贺兰氏酒楼”,开元年间,李白携夫人、女儿从湖北来此居住。后人仰慕李白,将楼名改为“太白楼”。现在的太白楼,外观仍然气派,算是没有辱没诗仙。

    而内部却衰老了。楼梯盘旋而上,摇摇欲坠,嘎吱嘎吱。二楼“太白展览室”启功题字,展品不少,却大多为复制品或后人附会之作,显得空荡。倒是几幅太白醉酒的图画,些许有趣。其中一幅,李白微倾在两名侍者之间,一个帮他穿衣,一个为他束带,诗仙憨憨傻笑,真乃第一可爱之人!

    李白当年辞官来济宁,客居这家贺兰氏酒楼——餐饮、住宿、娱乐为一体。有诗为证:“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酒后K歌,古今同此。

    酒楼脚下的大运河到元代才姗姗而来。之前,我误以为幼时背得滚瓜烂熟的“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便发生在这里,忘了前一句“长安市上酒家眠”。

    不过,李白最终还是上了船,入朝为杨贵妃写诗。62岁客死当涂。

    李白的出生地和最终下落,始终存在争议。余光中说得好,失踪,才是天才最好的去处。

    李白携妻子许氏来到山东,在这里生了儿子,看女儿长大。但李白不象个居家男人,遍游齐鲁大地,“痛饮狂歌”。李白的朋友们称他是“山东人”,比如杜甫说“我与山东李白好”。

    李白自称是飞将军李广之后。据太白酒楼一层文字介绍,隋炀帝不喜欢李广,借口杀了李家33口,其余全部迁徙到边境。所以,李白出生在中亚巴尔喀什湖畔碎叶。隋炀帝,就是那个开凿大运河的皇帝。

    太白楼上放目四望,广厦重重,遮挡运河,倒是“太白金店”、“太白网吧”的招牌博后人一笑。若李白魂归,恐怕不会介意后人扯上自己的名头发财,但一定怨恨太白楼将自己束之高阁,还不如干脆恢复它的酒肆功能。

    设想,谪仙布履,同样踏着楼梯嘎吱嘎吱上来,拍遍栏杆,竟无一滴酒可饮,无一人可对坐,该是何等的惆怅失意

    “人生得意须尽欢”。可惜这句做了酒广告,俗气冲天。

    有个老朋友(虽然不联系了,斯年醉酒平生最快!),一直以为“呼儿将出换美酒”,是把儿子卖了换酒!

    今天T陪我做头发,出来后扑书店,买了龙应台跟儿子的家书《亲爱的安德烈》。腰封上的广告说两人间“不回避,不假装,既疼痛,又温暖”;“为什么,和心爱的人沟通那样不可能?”

    岛。孤岛。岛周围是海。

    海,没有形状。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黄金时代 2009-01-08

    评论

  • 秋天的时候,我上了深圳沿海的小三门岛.算是孤岛
  • 嗯,总算是找到了学姐的博客,很好很强大。在二外的图书馆里,看着学姐的《离上帝最近》,很有感触。一直很佩服学姐的勇气与胆识,而学姐最让我羡慕的就是,那种让生命最大程度地绽放的魄力与执著。所以,在心里,为你骄傲。
  • 上周日,在香港念书的师妹送了我龙的《亲爱的安德烈》,其实那本书二分之一的内容我都已熟知,但是能拥有真切的一本书,真是好。看到长大后的安德烈,就像看到友人的孩子,无比的亲切与惊喜。
  • 我听到主持人说乐观的时候也愣了一下~~~~自由,从来只有接近,不能抵达。
  • 看了你的书——离上帝最近。为你感动,也为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感动!
  •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下雪了,2008年上海的第一场雪
  • “人生得意须尽欢。”敬你。只可惜我现在滴酒不沾。
  • 想见见你,凤凰节目上?如何见到?
  • 难就难在和心爱的人沟通。很怀念无知、装痛、醉酒的时光,年轻呀。现在知道,喝了酒只会更痛。最麻烦的是,老了老了,周边却竟是那要装嫩的老黄瓜,当年我们小的时候想都不会去想,抽烟喝酒,太可怕了,噢。能喝醉多好啊。
  • 秋天的时候,我上了深圳沿海的小三门岛.算是孤岛了,曾经的人烟已经消失.
    得意或者失意,畅快或者烦忧,都可喝酒,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