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的战争,我的战争(之二) - [周·游travels]

    2005-07-0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1299135.html

    (五)

           有点可笑,这么多年,第一次想到问问外公,抗战经历。

           “那时候,我才10岁,那里记得什么!”想起来要问,也只是因为外公那时住在南京边缘的句容。他说什么都不记得。

           电话里,我一再追问。终于他说,胜利的时候(1945年8月15日以后)见到走不了的鬼子兵。“我经过一座桥,看见有中国人叫日本兵过来推车,还打他们、骂他们,”外公说,“不过老百姓还是心软,没人真动刀子什么的……”

           “日本人不是进句容了吗?你没见到吗?”

           “啊,其实,我还挨过他们打呢,”外公终于想起来,他躲在草丛里看日本兵一队一队进来,忽然脑袋被一把长长的手电筒狠狠击中。

           日本兵发现了他。幸亏外公的父亲是镇上的有钱人,赶紧上前说:“我的孩子,我的孩子。”鬼子才罢手。

           “杀人你没看到吗?”

           “晚上,听见很远听见枪声,我自己没见过……”

           外婆那时候年纪更小,干脆只记得向日本兵讨糖吃。

           南京归来,我向外公讲起那些幸存者的悲惨故事。停杯投箸,他眼中隐约有泪。

           再次问到,他说,“日本人来的时候,姐姐拉着我逃跑,大家都坐大木桶,划到芦苇荡里躲起来……有个女人,没跑掉,翻在水里,日本人对她开枪……”

           “你亲眼看见的?”“我看见的……”

     

    (六)

    抱愧中华门

           从市中心出发,行车不过10分钟,眼前悠然出现一座古代城楼。

           高约6层楼,城墙绵延东西,三道拱门各宽近4米。

           青石累累,苔藓遍生,三个金字斑驳:中华门。门楼东西两侧城墙早已断开,人车得以通过。

           导游任小姐习惯从明代讲起。南京不是个易于防守之地,一旦城东紫金山和城南雨花台失守,只能靠厚厚的城墙守卫。13个城门中中华门居正南,是南京的“南大门”。引以为豪的,是三道城门中27个藏兵洞。

    “诱敌入城,请君入瓮,”导游说,中华门设计成一个“瓮城”,引敌人进入第二道城门,进入藏兵洞布下的陷阱。南京攻防自古如此。

           然而,1937年12月8日,日军指挥官松井石根下达总攻击令,飞临中华门上空的,是两、三百架战斗机,90多门高射炮日夜轰炸。

           任你藏“兵三千,粮万担”,狂轰滥炸三天三夜后,城墙偏西的中华西门,撕开近百米缺口,中国守军88师官兵随城墙坍塌坠落,日军由此疯狂涌入。冷兵器时代藏兵洞的百般心计,一无用处。飞机大炮来犯时,我们赖以抵抗的,还是明代城墙。尽管它至今仍是世界上最大的一座古代城垣。

           而明代筑城时,为了坚固起见,墙向内微微倾斜,呈梯形斜坡,而非垂直地面。没想到68年前的战斗中,这个倾斜更易于日军架设云梯,攻上城头。

           正门墙石坚固,日军炮轰只在中间拱门上留下一处明显痕迹,青石炸裂,露出内层红砖。

           守卫中华门的,是刚刚从淞沪战场上退下来的87、88师。他们在没有给养的情况下,徒步300余公里,来到南京。而日军方面,则是装备精良、完完整整的9个师,30万人。

           今天,城墙不再连贯,中华西门荡然无存。随导游手指,越过树林枝梢,隐约才见远处另一段城墙。

           中华门马道,连接城门与藏兵洞明楼。任小姐说,马道是后来为了方便游览而修。若战时如此,就起不到阻敌作用。

           要辨别中华门上新旧建筑,只需留意砖缝间的粘合剂。古代用糯米汁、石灰和桐油调和成剂,涂抹青砖之间,时间久了,便有白色粘液渗出。藏兵洞顶上倒挂下来、形似钟乳石的物质,便是古代粘合剂。

           一进藏兵洞,膝盖发凉。深36米、高27米的拱洞,太阳只能照到洞口。城墙上新枝旧藤蔓延一片,古代现今粘合剂混为一城,同样令人产生倒错混杂之感的,还有藏兵洞口纪念品小摊上悬挂的日语招牌。

           “他们也知道那段历史,”任小姐接待过不少日本旅游团,“日本游客听讲解时,大多神情肃穆。”

           日军从光华门、中山门、中华门等多路攻入南京,作为南大门的中华门最后一个陷落。

     

    不败挹江门

           1937年12月28日上海英文报纸《伦敦时报》报道,“南京挹江门边,尸体堆积成山,高及一米……”

           自古以来,南京若是失守,从挹江门逃往长江,渡船而走,是唯一生路。战前,唐生智为了“破釜沉舟、死守南京”,让两艘可坐七八百人的轮渡开去汉口,只剩几艘小火轮,还交由36师看管,不许守城官兵私自渡江。然而战事即起,他仓促逃离,10万守军溃败,原本称为“逃生之门”的挹江门成了死亡集中地。

    南京代市长、宪兵司令部司令肖山令随人流涌到这里时,只见挹江门城门紧闭,下面挤满士兵百姓,秩序混乱。守城的军队还没有接到撤退命令,不肯开门放行,有人借助水管攀爬,有人从城墙上摔下去,跌断了腿,有人掉进河里。

    好容易城门开放,人群更加混乱,相互踩踏。溃败中的士兵,有的竟然向前面人群投掷手榴弹,“炸”开一条道路,踩着尸体通过城门。

    兵临城下时,肖山令不愿随唐生智撤退。雨花台、紫金山战事吃紧,他急调宪兵部队支援。现在溃退江边,他更不许部队乱了阵脚,命手中没有武器的士兵后退,宪兵部队就地抵抗。

    追杀的日军没有料到,败退之军还有心抵抗,并且是背长江水一战。

           今天,挹江门下俨然一个花鸟市场。三三两两的人蹲在地上,守着鸟笼做生意,城楼拱门正好庇荫。“渡江胜利”纪念碑前,是个剃头挑子。

    城楼不高,拾级而上,不过十余米。城下,一道护城河。“挹江”的意思,就是“扼住长江”。显然,从这里渡过护城河,就可进入长江。

    城头是渡江胜利纪念馆。需另购票。

    逃难的人即便到了中山码头,噩梦才真正开始。码头无船,日军在此射杀4、5个小时,5万1千多名中国军民死亡,长江水为之变色。而随江水漂走的人数,难以统计。

           肖山令战斗直到弹尽,举枪自杀。死时,半截身子在江水中立着。

    他是南京保卫战中牺牲级别最高的将领。

           晚上,有人请吃饭,包房的名字是“挹江门”。

     

    (七)夜袭重庆

           下午3时就到了首都机场,晚11时才降落重庆。

           飞机故障、晚点、个别旅客未登机……全凑一块儿了。摇摇晃晃,系安全带的指示灯忽然响起,把我从迷梦中惊醒。一时间,不知身在何处,以为今天再也到不了重庆。

           手边的报纸,6月30日版《南方周末》,说重庆是中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几大城市中,唯一省级单位。

           可是夜晚的重庆,竟如此透明。

           12时还是吃到了火锅。

           去机场的路上,跟司机聊起抗战报道,情绪忽又回到南京。经过某日本品牌手机玻璃厂房,庞然大物,牙根感觉有些异样。

           昨天,南京中山陵卫士遗孤赵老先生来了北京。68年来第一次。我们一桌子“外地人”将他这个“老北京”请回了家。

    分享到:

    评论

  • 后来你去了重庆还是河北?
  • 小时候看“地道战”总也看不够,觉得是那么有意思, 可是一旁的姥姥却并不觉得,姥姥是真正的土八路!当听姨们说姥姥当年干革命时也钻过地道,便缠着姥姥给讲讲,“有啥意思,黑凄凄的啥也看不见,人也站不直身子,关键是还喘不过来气(空间狭小人有多,缺氧)......"看过的N遍地道战至少有两三次姥姥在旁边,我也至少“采访”三次这个话题,但是所有的评论不会超过这几句!当时觉得真的很不过瘾。

    多年以后,我知道了姥姥家为什么挂着烈属的红牌,姥爷的一个弟弟抗日战争时是“地下党”,后来参加正面战斗时被日本人打死。现在姥姥和姥爷也都不在了,在他们死后骨灰全都镶进了八宝山革命公墓的墙上,那一刻我似乎一下子明白了许多!

    之后又看过两三遍“地道战”“地雷战”之类,反正电视里演,赶上我肯定就会看,每次我都会想起姥姥那几句让我“很不过瘾”评论,但不一样的是我胸口也一下子憋闷了起来,穿不过气来......
    回复Chun说:
    谢谢你的故事,老人们心里总有我们不知道的往事。
    2005-07-18 01:54:17
  •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对于每一个中国人来说,

    抗日,永远没有终点!

    看了您的文章,感触颇多。。。。。。
    回复鹤仙人说:
    抗日,并非简单的敌对情绪。我更愿意说,师夷之长。
    2005-07-18 01:55:13
  • 我觉得,想遗忘痛楚是自然反应,很多时候,我也愿意这样努力;不过既然已经把它展览出来,不管出于政治的需要还是民族的良知,就不要加以任何粉饰,战争与和平本来就是反义词;痛楚是枯涩、血淋淋的,在日本人全体发现自己的良心之前,我们要做的是锻炼和凝聚起自己的勇气,去直视它.
  • 七月七日,看了松沪抗战烈士方学苏的绝笔家书,心中无法平静,爱国激情油然而生,也对日本军国主义痛恨至极,国耻勿忘!
    回复glj说:
    每次听采访对象讲故事,我也是恶向胆边生。只要不忘记,就还有希望。
    2005-07-18 01:58:19
  • 您好,有事联系您:qq:1180848
    回复国盛说:
    真的不会用qq,抱歉。
    2005-07-18 01:58:47
  • 唉,扬州嘉定当年血,三百年后何处觅。
    回复ddd说:
    我也一直疑心日本屠城南京,是效仿当年满清的做法,叫汉人屈服。但是,1937年的国际环境变了,中国人的国际意识也变了。之所以那么多人被绑去而不反抗,相当多的人是被骗去的。
    2005-07-18 02:01:07
  • 我也想去看看了~
  • 看得鲜血淋漓。

    btw:燕子矶、城陵矶、采石矶这长江三矶,一直都是自杀的热门场地
  • 受教育啊。
  • 嗯,虽然住在上海,但只在很小的时候去过一次南京,印象也不那么深刻。通过你的博客,希望能够了解到更多的日军侵华的历史。
  • 煤球:忘记贴我写到的燕子矶了。“想一想,死不得”,那时侯更多人是活不成。我看到那个地方,倒抽一口凉气,即使没有扫射,下去也是上不来。对了,现在那里还是情侣结同心锁之处。
  • 十年前第一去南京,最喜欢的地方是燕子矶,可以很近的看和接触到长江水;爸爸还给我讲他小时候在那里探洞的生活.在陶行知的“想一想,死不得”碑前照相,望望长江水,真是有投奔的欲望.这里是曾经被鲜血染红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