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昨夜冬不至 - [新闻脉动news stories]

    2007-12-2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12540189.html

    昨夜冬至。此地却无寒意。

    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70周年。香港也着实悲凉了一番。有人去日本领馆抗议。我在九龙一家上海小饭馆吃饭,抬头墙上电视机,竟看到我曾经采访过的赵氏孤儿赵斌。

    转眼,香港的悲凉被圣诞冲刷殆尽。港岛又被装点得如梦似幻,天下太平。

    “(十)

           “南京大屠杀见证人”。

           一张名片以此开头,重得让人不敢承接。

           这样一张名片,由手指畸变的手递过来,由被刺刀砍伤的手递过来,由曾经在死人堆里翻检亲人尸首的手递过来……在南京,目光所及的一切细节,都重得令人艰于呼吸。

           第一天,见到的第一位“见证人”,是79岁的倪翠萍。日军子弹,在她肩头留下了永远的肿块,左臂无法伸直。

           她安静地坐在遮阳伞下,等待我们来临,再次撕开历史和她个人的伤疤。

    我跑过去,半蹲,比她的坐姿更低,向她问好。

          

           (十一)

           然后,是重庆。

           见到血战台儿庄的独眼英雄李宗岱,我觉得自己太过幸运。

           1938年,他已经是全国闻名的大英雄,各报争相报道。他曾经挥舞大刀,手刃日军大队长;一挺机枪,一梭子弹,独眼击落日军战机;21岁时将2.4万个大洋的奖金,连同自己的金戒指、金镯子,倾囊捐赠“抗日救亡中国会”。

           今天,在我眼前,88岁的他生活清贫,乐观豁达。采访中,他拉开红缨枪和宝剑,走了一趟。他的拳头依旧虎虎生风,说着,便往墙上捶了几下。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伸出右掌,试图感受一下他的出拳。拳头打来,却在近处生生顿住,最后只是轻轻一触我的右掌。

    心头一动,仿佛与68年前的风云轻轻一触。”

     

    05年的旧文章。那时我去南京采访。

     

    冬至夜,我走在上班路上,热得出汗,想起了这些。不知道这些人还好不好。

    分享到:

    评论

  • 您的博客真不错有空请来我的博客看看
    http://kangrizhanzheng.blogbus.com/
  • 圣诞快乐:)!
  • 拳头打来,却在近处生生顿住,最后只是轻轻一触我的右掌。

    心头一动,仿佛与68年前的风云轻轻一触。”



    .........
  • 圣诞快乐!
  • 姐姐,看了你在我博客的留言,我冤枉得都要哭了啊!我去香港怎么没联系你啊?!!我们还一块吃饭了啊,还有我同学和你的同事啊,席间相谈甚欢,而且我们俩还合影留恋了啊,就在我博客相册里啊!我比窦娥还冤啊!!!
    回复仙女蒂蒂说:
    sorry,沒看日期,以為你最近來的呢
    2007-12-24 06:3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