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乌镇做一件事 - [周·游travels]

    2007-12-2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12519915.html

     

    贴了两张乌镇照片,说“温暖如梦”。

    因为乌镇的古旧风味,时光倒流,细节处令人回忆起儿时点滴。如图中这种编了号的门板窗板。小时候我家不远处有个小卖铺,太阳下山就要把售卖话梅牛肉干的窗口用木板“一号二号”地关起。我观察加思考了很多天,才明白编号的作用,所以至今难忘。

    乌镇有古典的外衣和现代的内核。抬眼尽木雕石刻,不见一点金属和塑料气息,就连空调都小心翼翼地用木箱包起来。

    路上干净得不见一张废纸。所有“民俗”内部都是酒店式的统一管理,但各家风味又因主人而异。为了避免重蹈周庄由商业味变无味的覆辙,乌镇将景区、购物区和生活区分开,也就是说,你总能在这里找到一份安宁。

    一个灰瓦百墙,古意盎然的酒店里,竟立着一组裸体舞蹈的雕塑。青竹掩映之中,不但不觉得突兀,反而很有看头。大概因为虽是裸体,但并无色欲,反而是舞态本身,传递出清雅快乐,乃至一点点高贵脱俗,是整个环境的点睛之笔。问设计者何?竟然就是整个乌镇的老板

    导游方丽领我夜游。 水映月,灯影又打散月影。其实进入“西栅”,第一眼望见水面开阔时,就喜欢上这里。此刻更有些载欣载奔。石头巷陌,传来金鼓之音,原来有人敲锣效仿打更;斑斓水色,有人在远处放歌,方丽说,春节接待内蒙游客,到晚上便集体放歌,映着水面可感人呢。

    最妙处,在于这些仿古建筑里面住的还是当地居民,建造时外迁了一阵,然后搬回,呈現在我們面前的,并非偽造的盆景水鄉,每个窗户望进去,都是真真实实的乌镇人,摆弄家什,闲话三两。这里号称“最后的枕水人家“。所谓“枕水”,就是房子吊脚在水上,凭窗便临水。窗下往往结网,网里是活鱼鲜虾,现吃现捞。

    乌镇人和气。无论买卖成不成,脸上都有笑容。听评弹,听说书的,中场时在廊下抽烟踱步,你去拍照他们也是泰然。据说有日本游客写道,就连乌镇的一只猫,也早已习惯了面对镜头。

    乌镇人精致。织乌锦需要两人合力。编织的那个看不见自己手头,要靠织机下的镜子反映,手要细要有想象力。坐在上方提锦缎的要有力,有节奏。乌锦通常被用作文武百官胸前那块表明官阶的图案,现时一块价值万元。

    乌镇像极了我所见到的威尼斯。“为什么不叫‘东方威尼斯’呢?”我跟主管媒体的高昱萍打趣。”倒是很多人这样说,我们自己倒不想。”说话处是镇上图书馆。从来没想到,旅游景点里还有个读书的地方,而这地方本身,是昭明书院,梁太子读书的地方,《金刚经》在这里分了三十二品。

    如果你足够幸运,还可以在这里跟一名祖籍乌镇的老人相遇——木心。

    前年,还是大前年,开始读木心的时候,才知道山外有山。人家是陈丹青的老师。读了一些,未能尽,我的老师说,“还是太深。”

    乌镇的管理班底非常有眼光,把木心从美国请回,在东栅建了宅子,又请一班大学生助手。老人从此有了地方画画写字,乌镇也有了灵魂跟底蕴。乌镇图书馆藏书,便是木心亲选。

    我有幸得到一本老人签字的《琼美卡随想录》。回来的飞机上翻看,心底浮尘仿佛被乌镇的水涤荡干净。而那文字间的灵性,又叫人欢喜。“睿智的耶稣,俊美的耶稣,我爱他老是爱得忘记他是众人的基督。”“孤独是神性的/一半总是的;寂寞是自然的/好 撞在这个不言而喻都变成言而不喻的世纪上了……”

    乌镇这个地方,要说景点,除了昭明书院,大概无甚可陈,不属于“一生必去的X大景点”。但这里适合住下来,把自己当作其中一份子,在这里完成一件事情。

    比如,我愿意在这里写一本书(如果有的话)。清晨起来,到水边深吸一口气,听听鸟叫,喝喝豆浆,啖颗青梅,或者到乌镇人的闲谈中找找灵感。中学时,我崇拜的哲学老师说,最愿意到高档酒店的lobby,怀揣巨额现钞写稿。在乌镇,能找到那种心理富足。

    乌镇自己的宣传是,这个地方适合完成爱情。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期待《如果有的话》
  • 我第二天大早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去找木心的书,《买了琼美卡随想录》,还有一本《鱼丽之宴》……
    文图清淡有致,真好:)
    编号的木板门里藏着童年。
    回复客舟听雨说:
    从前我只觉得《哥伦比亚倒影》好,后来才知道还有那么多侧面。
    2007-12-26 16:33:25
  • 我就是那天的陪同之一,因为时间的缘故,你看乌镇也像极了在打仗一般抢时间。乌镇除了你看到的适合住的地方西栅外,还有一条东栅老街,那边的民俗文化气息更为浓郁。
    下次来我再陪你去看,去逛,记得要宽裕一点时间的奥。
  • 周姑娘难得写出这么多柔软出来...
  • 原本对东部的地方心有犹疑,因了你这篇文字,很是向往了.

    另,编号的木板门,我小时候也见过的,很记得的.
    回复语冰说:
    惊喜啊,见到你。
    2007-12-23 16:2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