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乌镇二三事 - [周·游travels]

    2007-12-19

    Tag:乌镇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12385764.html

    Andy说我懒,是啊,写写停停。我在忙什么呢?马不停歇地睡眠。

    这就是夜班的毁人之处。你以为有大把自己的时间,实际上,只发现永远睡不够。

    昨天休息,今天终于见到天日,且容我伸下小腰,打下哈欠,把心中积存很久的文字博上来。

    上周末在乌镇渡过。在Blogbus上写了三年,之前的周年庆典全都错过,今年却是赶个正着。乌镇之美,撰文另说,而各路英雄聚会,自有一番赏心乐事。

                        (一)老横

    老横长大了。老横看了这个,估计是不悦。

    俺都多大了,还说“长大”,小看我了不是?

    可是,那一刻,看着Blogbus5周年的麦牌遮住他的半个面孔,我脑海里生生就是这个词。

    晚宴时,看他坐镇全局,不时打电话布置这个嘱咐那个,一脸天降斯人。

    第一次见老横,他刚搬到上海,我初初从加沙回国。之前虽然网聊已久,见面还是问了许多有关博客的傻问题。那时老横对我来说,就是个电子人儿,不是我的现实生活范畴。

    转眼认识老横三年多了,也不知见几次面,怎么熟的,就这样一天天看着他长大。

    博的世界越来越喧闹,名人博精英博,越不草根越兴致博博。我为什么一直不搬家,实话说,就是因为bus没那么有名,博得清心静气。

    老横一直沉得住气。乌镇第二天的会议上,他抱着肩说,为什么一定要做最大最强的中文博客呢,我们有别的追求……

    博文千古,不争胜负,方有得失。


            (二)醉酒

    推门。方桌,板凳,一屋子青烟,半桌子酒瓶。

    我立时high了,大剌剌坐下,拍桌子,击掌。

    十几人中,认得面孔的也就两三个。其他的,估计看过博,没见过人。也不问了。

    十几分钟后起身,一人惊呼:你怎么跟进来时换了个人似的,那么兴奋!我以酒遮面,喃喃道,啊,我就是natural high啊。

    酒家的酒喝干了,楼上住客被声浪吵醒,我等悻悻散去。余兴未尽,又悄然集合在某人房间。这次推门,手里立时被塞进一整瓶啤的。

    阿左一开始就坐在床边地上,到底我也没看见他醉没醉。倒是我自己36小时没合眼了,终于支撑不住,据报睡着了。

    中途醒来,听见梁偶像在说,有谁给你们算卦都别信,找我,我十六岁读周易……
    梁偶像给我拆过字的。公认的大师。我喜欢看有本事的人,喝多了露出的小得意,最是可爱。

    可世上多见的,还是没本事的人瞎得瑟,罢了。
         

               (三)夜宴
    Bus夜宴,还是体面的。

    还搞出那么多花样,什么走红地毯啦,直播啦,个个尽戴红围巾啦。人很多,男男女女都很光鲜,Janny美得像个糖果。

    我的座位居然在主桌老横右手边。长桌加烛台,很像哈利波特魔法学院的餐桌。更可怕的是,面向全体,背对舞台,这叫我怎么吃啊。我还是很害羞的。

    中间,低声问老横,XXX跟XXX是哪个。“来了啊,要见吗?”“算了算了。”不知出于何种心态,我竟觉得看文字的,还是不要见面,况且人家那么有名。

    我还是很害羞的。看来。

    分享到:

    评论

  • 喜欢来看你的文字,一有空就来做客。 你的博十分跨国,写的,留言的都来自不同国度,让我觉得是世界的距离其实不太远。 祝2008平安喜乐。
  • 看来我的激将法奏效了+_+
  • PS:你那害羞,我早见识过了
  • 没有不悦,四年来,必须长大。

    我在老魏和梁宁那里的留言,都有一句话:这些年,我自己大部分的自省自得,都来自于这个团队。

    有自省自得,即是长大。
  • 我还是很害羞的
    我还是很害羞的
    我还是很害羞的
    我还是很害羞的
    我还是很害羞的
    我还是很害羞的
    我还是很害羞的
    我还是很害羞的
    我还是很害羞的
    ......................................
    可怜的周轶君,看凤凰太空站,看你从王院长手中拿个什么奖,看得出,你还是很害羞的。
    回复莫大说:
    我说你这人啊,其实挺有趣的。
    2007-12-23 16:43:44
  • 人生短短几十年,记得:喝酒就一定喝好酒!
    ps:谁说你的博客没名没气?
    回复catherine说:
    :)
    2007-12-23 16:45:08
  • 可世上多见的,还是没本事的人瞎得瑟,罢了。
  • 2005? He died in 2004!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周轶君发自香港


    2005年6月,我见到亚辛,白衣老人坐在轮椅上,看起来十分瘦小,两只手无力地垂在胸前。银白的胡须、凌厉的鹰钩鼻。他的声带显然受损,声音好像一把刀片刮在玻璃上,尖利却不清楚。如果你距离他超过一米就根本听不见他在说什么。蓝灰色的眼珠看起来有些浑浊。有时他仰头向上看,嘴唇微微张开,眼神呆滞;有时他的眼珠又异常灵活,发出冷冷的光。两种表情在他脸上交替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