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乱成章 - [一日生涯moments]

    2005-05-1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1187839.html

                        1、

      了不起的80年代。

      他们用了极短的时间,做完了我们几年的事情。因为更多悟性,跨越了我们经历的种种困顿。

      最近接触到一批80年代出生的人。他们是生力军。的确聪明,也不乏深度。

      只是,我隐约感到,他们比我们孤独得更加彻底。

                        2、

      坐飞机,不是火车。

      喜欢飞机的速度。

      在飞机的速度上,我翻看《禅僧的生涯》。

                        3、

      再说说鱼。

      不仅仅庄子,古今中外的人都拿它说事。

      德国妇女追求女权运动的时候说,“女人不需要男人,就像鱼不需要自行车。”

      于是,陈丹燕有本书的名字叫《鱼和它的自行车》。

      泰戈尔说鱼的爱情。

      他说,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我在你对面,而你不知道我爱你。

      推而广之,他得出结论,世界上最远的爱情,是水底的鱼和天上的飞鸟。

      所以,齐豫有歌,叫《飞鸟与鱼》。

      我终于验明了阿呆的正身。

      跟爽爽(《鱼,我所欲也》里的“同事”,她抗议我仅仅称她为“同事”)回家之前,阿呆曾有过一次“自杀性跳跃”,从脸盆跳进暖气片铁丝罩里,刮伤了鳞片。

      我是后来才知道的。鳞伤证明了它是阿呆。你说,它究竟呆吗?

      今天淘到一只巴西产的铜制鱼型烟缸。决定拿它存硬币。

    分享到:

    评论

  • 生于80年代,有些东西我们已无法体会,时常看着历史书,假象着一个个体的生命,怎样走过他们的50,60,70年代,在头脑中编织着他们的实然故事.然而,我始终相信,情感的共通,只要我们愿意互相理解.
  • 时代使80年代生人有独特个性,

    现实使80年代生人失落、迷惘,

    于是我们只用灵魂来孤独地歌唱……
  • 金鱼也要跳龙门的,大约跳过就成了龙,没跳过就伤了鳞。

  • 金鱼也要跳龙门的,大约跳过就成了龙,没跳过就伤了鳞。

  • 看到新民晚报上的连载,才开始关注起了姐姐的书。特别是看到采访亚辛那一页,我百感交集。智慧之光自他的身上发散出来,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精神信仰,给人以力量…………

    我生于八十年代后期,然而80后,确是一种尴尬而难堪的境地,我为周围的一切感到无奈,是悲怆,甚至有点失望。每每提笔又放下。我不愿看到可悲的自以为是的层出不穷………………

    舍弃悲伤,细细品味战争之外死亡之邻的你,才觉得人生不仅仅只有伤痛。
    回复seraphimlove说:
    亚辛身上有智慧之光?这倒是我从来没想到的。在中东搞政治,时间久了,都成精。
    2005-05-24 23:04:58
  • 火车的感觉好。

    第一次坐飞机,大概要等明年去法兰克福……

    85年出生。就把84—85看作一堆。因为开学时间,总是从秋天开始……不相干的人开始生活在一起。
  • 简单的白纸,深邃的思想,这个时代的主体也莫过于此吧。

    所谓的杂乱正是我们八十年代的概括吧,喜欢速度,却又面对抉择的迷茫。

    孤独的生力军,只有明白了放弃孤傲的深度才能真正的被社会所认同吧!
  • 曾在萌芽上看一群80年代作家"开会",竟都是在背后议论别人,言谈辍词极难入眼.当下感觉不舒服,从此对他们的作品兴趣缺缺.任何成绩和自身素养比起来都不是那么重要的.
  • 店家,可以和你链接么?我的叶子:

    http://jingdian.blogbus.com
  • 明天是要考试的日子,心里却是莫名的压抑,根本说不清楚是为了什么,也许在八十年代的人里有太多的无奈惆怅盲目悲伤,八十年代的人比上不足,似乎没有前人的那么渴望进取,比下呢,后辈的人又将给我们怎么样的启示
    回复未来快乐说:
    考试怎么样?
    2005-05-24 23:09:18
  • 我也是80年代出生的人 我不知道我们这个年代代表了什么 只是看到一个又一个少年作家的诞生 看着他们的文字 心里在想什么呢 寝室夜谈 现在已会涉及到很深的问题 大学以前盲目的过每一天 没有时间让我去想其他的 而现在像是压抑太久了般 想的纷乱复杂 想到朋友说的一句话:我们不应该在该纯真的时候过早的成熟,而在该成熟的时候去丢了纯真. :)
  • 一个朋友推荐过来看的。花了三天时间看完。月底要去以色列、埃及、土耳其转几天。

    巴以冲突,放在历史长河中,只是民族、种族冲突的一小部分。前几天看埃及简史,虽然宗教、文化已经变化极大,民族血缘也变化很多,对于领地、圈子、传统的固守,几乎是人之本性。这可能是冲突的本源。

    去年到今年,跟以色列商人做一个项目谈判。发现犹太人的精明和固执几乎是天生或是世代传承的。他们的思维方式和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差别很大。谈判中遇到很多实现难以想象的局面,不换位思考很难理解对方的立场。

    小小的商业谈判如此,巴以冲突和谈判错综复杂可以理解。我对短期内(三到五年)初步解决巴以问题不抱信心。对于两方来说,共同的利益点太少,如果有的话只有一个,和平。可惜这个共同利益点更像一个结果,而非目标。

    1997年跟朋友聊天时提到,以色列作为一个小国战斗力令人惊诧,历次中东战争只有外交上的退让,没有战役上的失败。不过留给以色列人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谁也不能保证百战百胜,变局的主动权在以色列人手中。
    回复soul说:
    变局的主动权在以色列人手中,但又不在他们手中。在这场角力中,强弱的角色经常交换。我写过定居点外巴勒斯坦人一家,不做“害怕的”,就做“可怕的”。
    犹太人的精明我实在领教够了,做生意的,千万谨慎。如果跟阿拉伯人做生意,千万耐心。
    2005-05-24 23:11:55
  •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喜欢坐火车,我喜欢贴近地面的感觉。速度并不能刺激我。
  •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喜欢坐火车。我喜欢贴近地面的感觉。
  • 几年前就听到2年一个代沟的说话.自命不凡似乎愈演愈烈.算是顺应社会的发展吧,保护私人财产都写进法律了,个性也到了该突显的时候了,只是,别把自己看得太重,因为没人承受得了眼里那个越来越大的自己.
  • 人总是这样吗?
  • 80年代里的人也是分群的,我的看法是现在已经是四年一沟,81-84的和85-88的人思想上又是不一样的。
  • 79年生的人和80年生的人,距离很远。
  • 偶也是80年代的,很多时候会感到无比的寂寞的

    因为独身子女的缘故兄弟姐妹的温情很少
  • "偶也是80年代的人,只是出来得太快,成为80年代列车的头一节车厢。最近接触了一些80年代中末期的人,他们是令我害怕的“生畏军”。"

    为什么会令人害怕??是不是"身在此山"就真的不懂"庐山真面目"??88年出生的人,到现在看到这么多人把我们摆到台面上来讲,还是觉得很不习惯.自己一直以为还是社会摇篮里的孩子,没有想到担子那么快就要降到我们的肩上.我不愿长大,这是不是一种逃避责任??

    多少年称为一代呢?10年似乎已经太多了.
  • 他们是独生子女,注定,他们是孤独的,相对少了家庭亲情同胞手足的牵绊,多了一份独立和骄傲,他们才有足够的自信走向世界,真正为"地球村"事业做出重大贡献.
  • 中国的80年代生人,是时代和历史促成了他们的独特,前所未有的独特,他们的祖辈是最屈辱的一代,他们的父辈是最倒霉的一代,而他们却是最"独特"的一代.他们是改革的产物,所以他们本身即是为改革而生,也许他们(包括我)的使命就是改革.他们是这个国家的助产剂,是临门一脚时的勇气和爆发力.他们是张王牌.
  • 用年代划分人群就像用深度划分鱼群。
  • 偶也是80年代的人,只是出来得太快,成为80年代列车的头一节车厢。最近接触了一些80年代中末期的人,他们是令我害怕的“生畏军”。
  • 哎呀,不要这么悲悯的,要受不了啦。。:)
  • 我有一次十分失败的养鱼经历:

    它宁愿从鱼缸里跳出来也不愿意让我继续饲养下去.



    据说是缺氧的关系.

    所以不管它到底是不是聪明的,

    我想它至少是十分有勇气的.

  • 金鱼也要跳龙门的,大约跳过就成了龙,没跳过就伤了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