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是星期天,阳光灿烂。我的朋友大多在这时候说“出去走走啊”,不知怎么的,我更喜欢隔着白麻布窗帘,静静享受漏进来的温暖。

    早上,aroma传来一些题目做,是“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然后传给n个人的那种。其中问到“最喜欢的季节”。首选是夏天啦,正如王朔说,夏天人的欲望都赤裸裸。然后是秋天。然后就忽然发现,其实我没见过真正好的秋天。

    我出生在秋天,长出欲望之前一直以为秋天是我最喜欢的季节...
  • 祝福 - [一日生涯moments]

    2008-01-05

    Tag:新年
    感谢各位在新旧交替的这几天光临我的blog。祝福,虽然时间无情。

    三个月的夜班终于结束,我终于又在日光下出没。2008的阳光无瑕。

    夜班与白班的交替,多么平常,但黑与白,明与暗,竟令我有些许恍惚和感伤。

    斯年已逝,来者可追。无论我们哀伤或喜悦,永远不需要祝福的是时间本身,消隐了喜悦,更无所谓哀伤。

     

     
  • 贝·布托的香消玉殒,也许揭露了巴基斯坦军方正与宗教极端势力勾结。美国人逼得太急,亲美的也可转做反美。

    昨晚昏沉之间听说铁蝴蝶殒命,惊了一下。80年代后期,贝·布托惊艳登场,一名年轻女性引领穆斯林国家政坛。当时我还是个每天收看“新闻联播”的中学生,总是把她的名字记成“背不驼”。记得她丈夫挺混帐,还有小叔子,跟着贪污腐败。丈夫总是向承包商收受10%回扣,人送外号“十分之一先生”。&l...
  • “我这次退休是‘裸退’。” 

    12月24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中国国际商会会员代表大会上,吴 仪说:「我在明年‘两会’后会完全退休,在我给中央的报告中明确表态,无论是官方的、半官方的、还是群众性团体,都不再担任任何职务,希望你们完全把我忘记!」

    吴 仪将退休的消息此前已在世界媒体上传开。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形容她是「魅力天成」。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称「吴 仪在国际间享有普遍尊敬...
  • 昨晚尖沙咀拥了30万人。去年我体会了一下14万(据电台报)人,已经吃不消,这30万人贴人……

    这个节日,引用两位高人的话助兴。一还是木心:“睿智的耶稣,俊美的耶稣,我爱他老是爱得忘记他是众人的基督。”人化神。好像我看金字塔的时候,不觉雄伟,但觉可爱,觉得那是我的toy。真奇怪。

    还有这个就更厉害了。从钱烈宪的博上转来,东东枪文。

    太平歌词·耶诞记
    文/东东枪 ...
  • 昨夜冬至。此地却无寒意。

    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70周年。香港也着实悲凉了一番。有人去日本领馆抗议。我在九龙一家上海小饭馆吃饭,抬头墙上电视机,竟看到我曾经采访过的赵氏孤儿赵斌。

    转眼,香港的悲凉被圣诞冲刷殆尽。港岛又被装点得如梦似幻,天下太平。

    “(十)

           “南京大屠杀见证人”。

    ...
  • 乌镇这个地方,要说景点,除了昭明书院,大概无甚可陈,不属于“一生必去的X大景点”。但这里适合住下来,把自己当作其中一份子,在这里完成一件事情。

  • 乌镇二三事 - [周·游travels]

    2007-12-19

    Tag:乌镇
    Andy说我懒,是啊,写写停停。我在忙什么呢?马不停歇地睡眠。

    这就是夜班的毁人之处。你以为有大把自己的时间,实际上,只发现永远睡不够。

    昨天休息,今天终于见到天日,且容我伸下小腰,打下哈欠,把心中积存很久的文字博上来。

    上周末在乌镇渡过。在Blogbus上写了三年,之前的周年庆典全都错过,今年却是赶个正着。乌镇之美,撰文另说,而各路英雄聚会,自有一番赏心乐事。

        &...

  •  

  • “这是一只新包,”Omri翻着我的拎包,“它有股新包的味道。”

    本来有些不耐烦的我,忍不住笑出来:“你是不是查包成了专家?新包什么味儿?”

    Omri是以色列驻香港总领馆保安。又是一个天昏地暗的夜班之后,接到台里指示,立即办理赴以色列签证——美国安那波利斯召开中东和会,美国记者站招呼现场,我回“老家”策应。

    以色列领馆...
  • 颠倒 - [一日生涯moments]

    2007-10-17

    上夜班,上得有些厌世。

    白天的睡眠总是轻薄,既不香甜,也不厚实。因为是通宵,跨了午夜,不看电脑分不清究竟是几号。下班时,脚步缥缈,上公车后不是睡过站,就是在惊醒中大喊“有落车!”

    前两天公司到深圳开年会,上台发言时才发现大家都换了秋装,只有我还是夏日的单薄打扮。白天不出来,连季节转换都错过。套用孙猴子的话说,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从前替人上过几天夜班,挺兴奋,平日也自诩是能熬夜的,怎么这次三个月夜班如此难捱。大概每天天黑之后,离开温暖的灯光出门,是需要些毅然决然。

    那天开年会,颁奖的时候,有人流泪流到光彩照人,好像奥斯卡。她的努力我是见到,而捱过漫漫冷板凳的日子,迎来外人眼中的“幸运”,如花绽到荼靡,叫从前轻视她的人吃惊。我是热烈鼓掌的,心里喝一句well done,尼克松所谓“经过流泪谷,才到达顶峰”……

  • 前些日子,在台湾一个网站上看到报道,圣徒特丽莎修女居然也曾经怀疑上帝,怀疑基督。

    “我没有信仰——我不敢说出堵在我心里的话语和想法……这让我活在无法言说的痛苦之中 。”摘自一封没有日期的信笺。

    此报道出现(今年9月初),正值特丽莎修女已经宣福,等待封圣的关键阶段。报道说,由于特丽莎修女的巨大成就,相信信仰危机不会对她的封圣构成影响。

    简体版的新浪新闻也有报道:“一生侍奉上帝,并用全部生命播撒爱的甘霖的特丽莎修女,向来被视为基督教净化、升华人类灵魂的最高范例。不过就在她逝世十周年之际,一部相关著作的出版揭示了这位圣徒更多的内心隐秘:她原来长期生活在信仰危机之下。
  • 再辛苦,都不值得张扬,谁不明白,追求本身就是莫大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