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写于沙龙第一次中风。

  • Shame the world

        终于发生了。

        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城市杰宁,12岁巴勒斯坦男孩,艾哈迈德·伊斯梅尔·哈提卜,手中一把玩具M16,被以色列士兵误以为真枪,“先发制人”击中孩子的头部和腹部。

        我去西岸的时候,见到孩子们玩这种枪。当时,高磊在旁边说,“以色列士兵很容易把这种枪当真家伙。” 不远处,拱门里,一名妇女的“烈士像” 贴了一排。以色列士兵进城搜查,她好奇地掀开窗帘一角,得到的回应,也是一枪。

    我拍下了下面这幅照片,曾经登在blog上。

        昨天,在办公室,捂着脑袋读完这则新闻。后悔没有把高磊的话翻译过去,多嘱咐那些孩子几句“危险”。

        故事并没有完。艾哈迈德停止呼吸,他的父母决定捐献儿子的器官。就这样,3名以色列女孩,其中两名犹太人,1名德鲁兹人,分别获得艾哈迈德的肺、心脏和肝。犹太教禁止捐献器官,以色列非常缺乏器官捐献者,3名患者等待已久。

        以色列总理沙龙亲自向这个巴勒斯坦家庭道歉。

        CNN女记者Christian Amanpour说,记者的工作就是“Shame the world”,世界才会良心发现,才会采取行动。

        头儿说,你可以把这些感受写成稿件。

        算了吧。越来越不喜欢有框框的稿子。那些有血有肉切肤疼痛生离死别,岂是“稿子”能够塑性?

        我很惭愧。

  • 周周这一周·赢的,都不爽

     

           周周我这一周值班,关注了两件事情: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和...

  •   阿巴斯真的回来了。但不仅仅是一名普通“士兵”。
      2004年7月11日,面对面进行专访时,阿巴斯在“是否将重回政坛”“是否将参加大选”等问题的一再逼问之下,说“我将作为一名士兵回来”。
  •        夜里醒来三次。天亮了,手机还是没响。

           平静的早晨。虽然11月11日,这个数字听起来不令人喜悦。

           阳光灿烂的中午,在食堂吃过饭回到办公室,撞见CNN屏幕上简单的两个词:ARAFAT DIES

  •   还是决定回家。希望明天早晨睁开眼睛,手机上没有未接电话,意味着阿拉法特又熬过了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