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这次退休是‘裸退’。” 

    12月24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中国国际商会会员代表大会上,吴 仪说:「我在明年‘两会’后会完全退休,在我给中央的报告中明确表态,无论是官方的、半官方的、还是群众性团体,都不再担任任何职务,希望你们完全把我忘记!」

    吴 仪将退休的消息此前已在世界媒体上传开。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形容她是「魅力天成」。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称「吴 仪在国际间享有普遍尊敬...
  • 昨夜冬至。此地却无寒意。

    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70周年。香港也着实悲凉了一番。有人去日本领馆抗议。我在九龙一家上海小饭馆吃饭,抬头墙上电视机,竟看到我曾经采访过的赵氏孤儿赵斌。

    转眼,香港的悲凉被圣诞冲刷殆尽。港岛又被装点得如梦似幻,天下太平。

    “(十)

           “南京大屠杀见证人”。

    ...
  • “这是一只新包,”Omri翻着我的拎包,“它有股新包的味道。”

    本来有些不耐烦的我,忍不住笑出来:“你是不是查包成了专家?新包什么味儿?”

    Omri是以色列驻香港总领馆保安。又是一个天昏地暗的夜班之后,接到台里指示,立即办理赴以色列签证——美国安那波利斯召开中东和会,美国记者站招呼现场,我回“老家”策应。

    以色列领馆...
  •  

    每一种宗教中都存在激进者,而他们不知道,或者不承认,与自己的敌人其实很像……

  • 一连三天,Christian Amanpour在CNN播放三集新闻调查“GOD'S WARRIORS"。很好看。除了Amanpour本身用简单语言解释复杂现象的功底之外,片子制作极度精良。

    自己做过片子之后,格外留意别人如何处理画面。在Amanpour每集长达两小时的片子中,每一个镜头,每一个画面,甚至每一个效果声的处理,都是用了心的。特别是其中历史画面的挑选,我常常想,挑片子的人,不是简单地用关键词搜索,而是脑子里原本就知道应该会有哪个画面,不是那些用烂的画面(如果是老画面,就重新处理)。这样的人是“活字典”,真正见功力。新华社体育组原来有个老薛,也是“活字典”,只要你说到哪场比赛,他就会告诉你时间地点,大致过程,这个时候你会感叹什么叫“电脑不如人脑”。

    很...
  • 很久很久了,当有关伊拉克的新闻终于真的是Good News.

    伊拉克队赢了亚洲杯,巴格达碎裂在欢乐里。

    伊拉克队主教练Jorvan Vieira用流利的英文说,结果不是最重要的,但结果带来了欢乐。英语新闻里说他是"happy to bring happiness to the war struck country".要是我在雅加达,立马约他访问。此刻是民族英雄啊。

    伊拉克杀入决赛的时候,球迷上街欢庆,结果遭到自杀式炸弹袭击,造成至少50人死亡,...
  • 陕西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公务活动要说普通话而不带“秦腔”

    新华社西安7月28日电(记者许祖华)陕西省第十届人大常委会第32次会议28日通过的《陕西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办法》规定,国家机关和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在办公、会议、接受媒体采访等面向公众的发言及公务活动中,应当使用普通话。

    办法规定,国家机关和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事业单位以普通话和规范汉字为公务用语用字。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普通话水平达到三级甲等以上。国家机关和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执行公务时,根据沟通和交流的需要可以使用方言。

    国家机关和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事业单位违反办法规定用语用字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有关行政部门对直接责任人员进行批评教育,并责令限期改正;拒不改正的,予以通报批评,并依法对直接负责的主管...
  • 在编导QQ家看完周末大放松《迪拜》,忽然不知道干什么好。

    自己看片的感觉总是那么奇怪,脑子里过的全是素材,眼前的图像似乎是被打乱,无时间轨迹可寻。

    我也是第一次看。自己比较喜欢跟伊拉克小孩那段,欣喜得比较真实。再有,就是滑雪场抓雪,最后一甩手说“这就是迪拜”的眼神。

    我是完全可以把自己当个物件,当个身外之物来看。很早很早前,就觉得有两个自己同时在活。

    这是第一次做大放送出镜。编导的设想,后来看anderson做journalist notebook才明白,原来该这样,该那样。当时挺惘然的。一路走,心里一路憋,镜头里看不出。

    自己看自己,觉得是个没事也挺high的傻孩子。还是不会“端”着,也罢。改掉点小毛病会更好。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但仔细想,又都是本来没有的事情。风吹皱水,雁渡寒潭。

    有人教我“相信”。相信自己,相信别人。

    相信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可以飞越关山,可以冲冠一怒。《可兰经》里真主说,相信我,便不能求证。会不会因为没有宗教信仰,我们过早失去“相信”的习惯?

    比起相信别人,我更难相信自己。而一旦信了自己,却立时水澄湖清,心里透亮又坚定。

  • 午夜开着电视,突然听到promo,自己都吓一跳。原来是本周六,明天,就播迪拜片了。原来以为是下星期。

    中文台,周末大放松,周六晚21:30。

  • 一个朋友发给我的,忍不住贴上来……中国人彪悍恐怖的一天

    读后感:啥叫“笑中带泪”啊。
  • 周六下午飞迪拜,我的《记者再报告》要提前播出,周五必须杀青。一切变得很赶。原定19日才播,剪片师有点抓狂。

    这次自己做得很用心,讲“新闻背后的伊拉克,笑声与泪水同在”,伊拉克人的乐天与无奈。

    最用心的是音乐。用了听上去不应该的violin,hollyhock rose, 淡淡诉说。仿佛一封巴格达来信,撕心裂肺已经过去,此刻只是百转千回。朋友听过说,有点辛德勒。

    结尾是sarah brightman的The War is Over。The war is over now, I feel like coming home again.选自sarah的阿拉伯音乐专集,所以最后有阿拉伯语唱。

    “战争”结束,伊拉克人面对的依旧是失火家园。

    好像装进去很多东西,其实一共24分钟。硬是cut掉一...
  • 做片子,基本是个体力活儿——在配乐和玩技巧之前。我讨厌枯燥的挑timecode,享受找音乐的过程,感觉像小时候吃肉包,把皮都吃掉了,才来享受肉馅。

    2月去的巴格达,居然拖到现在才做《记者再报告》,原因多多。总之,不做出来可惜了。

    阎头儿说,《再报告》就是提出一个问题,回答这个问题。上次是回答了有关中东风向改变的问题,阿以之间的矛盾终将变成激进穆斯林与温和穆斯林之间的矛盾。这次呢,问题其次,有主题就好。

    去到那里,遇见他们。讲的,就是从那里带回的故事。仅此而已,不夸大,但希望做得象个样子。

     回头看片子,很多遗憾。《再报告》基本上是去时没有剧本,回来无法补拍。

    还好,一次次在进步。

     

    ...
  • 今天台湾新闻摆了个乌龙。

    一名记者拍到,黑道角头周政保对着镜头发出杀人威胁,地上摆满枪支,气氛相当恐怖,更引起社会恐慌。结果在多家媒体跟进之后发现,原来是TVBS记者史镇康自导自演,制造新闻。台湾通讯传播委员会(NCC)认为,新闻播出内容严重违反卫星广播电视法,最重可罚20至200万元,更严重的处罚可勒令停播3日以上3个月以下。凤凰发出的问题是,在台湾当记者,压力到底有多大?
  • 前天开始,每星期六我到香港大学听钱钢的课。

    钱是《唐山大地震》作者。虽然第一次读到他的文章,强烈的个人情感和风格,令我稍有不适,但很感兴趣他做的事情,不是简单的新闻(发生后)报道,而是一个人,花几年,甚至半辈子研究一个课题,一个对当今社会仍有意义的话题,比如《旧闻记者》。他的探索方法,研究角度令我好奇。更重要的是,背书包回学堂,也令我心思蹦跳。

    香港大学盘山而建,电梯滚梯山间小路,令我这个路痴挠头。而两边花花绿绿的海报又常常将我吸过去,为看花开才迷路。幸好这里的学生员工非常热情,每次问路都得到温暖的笑容。来看看港大海报都有些什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