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写完那天,bus维修,后来竟忘记贴上来……)

      

       (“达沃斯人”墓碑1971-2010)

     

     

     

    青梅煮酒,天外龙挂,气象森森。曹操与刘备论天下英雄。
    ...

  • 几件出乎意料的事情,是台湾初相遇匆匆的心得。

  • 从风灾,到牛肉进口,再到县市长选举,一年多前高票当选的马英九,屡屡遭遇“下马威”。

    当领导人的光环褪去,当中间选民越来越多,党派能否执政的关键从理念转向能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2009年台湾县市长选举,格局虽小,不至于影响两岸政策,但传递出一个经常被忽略的事实——民主是自下而上的游戏,并不那么容易操弄。

     

  • 無預期的,被發到台灣。

    香港離台灣真近啊,飛行時間不到兩個小時,抬腿就到。可對於大陸而言,卻是幾十年難以跨越的距離。

    受鳳凰台灣主播聲音浸淫,在香港的時候,幾次一開口,被人問"是不是台灣人"。到了台灣,立時被鶯聲婉轉包圍,才發覺自己的上海口音無所遁形。

    入境處櫃檯前排隊。一個中年婦女表現不適,立即有入境處人員主動詢問,攙她到一邊。

    桃園機場不大,全然沒有香港機場那種國際都會的派頭,但所有指示清楚便...
  • “查韦斯本人吃麦当劳吗?“
    Chavez M的嘴左右努了好几下,长长地“嗯”出声之后说,“我没见过,但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他的女儿喜欢麦当劳……还有他的孙子孙女们。”

  • 这个地方拍摄比做贼还难,因为做贼是正大光明。每次按下快门要赶紧收起相机,四下张望是否有人跟踪。

  • 杂草丛生的城市 - [周·游travels]

    2009-10-06

    Tag:

     

    去委内瑞拉,在德国法兰克福转机,还得出机场住一夜。才知道拉美离我们这么远,飞了整整两天才到。(又试了好几次,才上传成功。。。。法兰克福一座教堂外墙)

  • 瑞士初印象之二 - [周·游travels]

    2009-08-19

    Tag:

    很巧,去之前,7月初,读到这样一篇文章,《瑞士为什么不分裂》: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xiayeliang/archives/304375.aspx

    文中几个结论:“瑞士是世界上社会最稳定的国家”、“瑞士不是靠血缘同质的民族纽带建立起来的国家”、
    “那里不推广普通话,也没有普通话可以推广,它不是靠文化同质凝聚起来的国家”、&ld...

  • 还是上大学的时候,一路坐火车,经敦煌,入新疆。乌鲁木齐无甚特别,在喀什呆了一星期。

    呆过,才知道当地人念“卡”什,第三声。南疆最大的清真寺,艾提尕尔。在那里,才学到,第三个字念“盖”。

    乌鲁木齐,不见太多异域风情,商场里几乎全部是汉人。陪我去的当地朋友说,因为这里的东西贵,维族人不来,他们去“巴扎”。

    喀什,东门巴扎。向东望不见头,向西望不见尾。现在想...
  • 新加坡day1 - [周·游travels]

    2009-05-30

    Tag:

    “香格里拉對話”保安。

  •  

    初到美国时有个模模糊糊的印象:我在大街上看到的,是一个一个人,而不是人群。

  • 相传几个世纪以前的荷兰,阿姆斯特丹有条奇怪的法律,门越大的人家,缴税越多。因此当地人尽量将门做小,窗户却留得很大,所有家具都从窗户吊运。直到今天,小门大窗,仍是阿姆斯特丹一道风景……



  • 十一月的大半个月,都在外面跑。计划中的冰岛或加拿大,全部落空,意外空降到美国、荷兰。


    回来之后,效率奇低。大概是阿姆斯特丹阴郁的天空还在作怪。华盛顿的清新,纽约的缤纷统统不见,头脑像装了盗版XP,不断黑屏。

    这时候,T说,打电话给我吧。他对我状况的分析,严肃而公正,却令我哈哈大笑。噢,原来是这样,我需要的,是做一次从里到外的“磁盘清理”。

    至少,精神为之一振。我会把一路...

  • 就在你以为再也走不到尽头的时候,就出现了──它。

  • 雨,没头没脑,来去倏忽。

    季雨润湿的加德满都,天地间点点红色愈发鲜艳。

    那是妇女纱丽的颜色。粉红,朱红,紫红,绛红……南亚的色彩总是浓烈,从万顷绿野的单调中跳脱出来,也为尘土飞扬的街道抹上一丝温柔。

    那是众人眉间的朱砂。不分男女,信奉印度教的尼泊尔人,每日敬礼神龛,以手指沾那上面植物颜料磨成的红粉,点在前额。朱砂一粒,神明不离。这份笃定,维系住尼泊尔人风雨不改的微笑。

    那也是建筑外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