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进驾驶舱,戴上耳机,自己看看立时想起“舒克和贝塔”。

  • 挥别,跟朋友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还是北京好,这么高这么多树,绿的,红的,黄的。”

    大学张罗校庆,借机回北京接地气儿。端的是秋色醉人。

    好好头脑风暴了几次。凌晨三点,膝盖在风里已经没有知觉,嘴上热烈讨论着1949,2009,前生后世,光年之后。舌头同脑神经单弦联系,猎户座银光扣动话语的扳机。

    垂杨柳,江南酒,大块肉。说你是有理想的现实派,我是承认现实的理想者(你盯着我的眼睛说“可你还...

  • Right Track - [一日生涯moments]

    2009-05-26

    Tag:

    讲话太多,思考太少;

    思考太多,动笔太少。

    虽然很久没有更新,却从来没有停止想像。

    有种迷迷糊糊的感觉,好像就快摸到那个Right Track,正确的轨道,但还是有点迷登。

    很多年前看到过一句话,说“成熟男人的魅力,在于把你隐隐约约的感觉变成一句话”,一个成熟的自己又何尝不是?准确,明了。

    今天录“锵锵”(头一遭),有一段因...

  •  

     Warning: 将要打开的网页,也许包含令你不舒服的图片。

  • 旅行的意义 - [一日生涯moments]

    2008-10-09

    Tag:
     北京忽然冷下来。不容置疑,层层递进地冷。

    明早4点起床,赶去迪拜的飞机。这次只是转机,还要继续飞。这次是少有的,一个人拖着箱子,辗转5个机场。昨天奔到香港机场时,虚弱恍惚得好像被空气推着走。

    从前唱“总是不断到处在飞行,总是拎着同一只箱子,打开关上掏空再填满,今日变从前”,觉得红尘滚滚,载欣载奔;如今只知,行道迟迟,载渴载饥。

    昨天有人问起“旅行的意义”,还是问我平常日子的意...
  • (一)

    只因从南锣鼓巷出来,司机笑呵呵问:“喝酒了?”

    “没有啊。”真的没有,举手加额不过是头痛。T说,是不是发烧了,你的脸很红。

    “今天拉了好几个女的,喝高了,抽烟比我还凶,有个女的是写文章的,说不喝怎么写啊。”

    “是吗,那喝晕了怎么写,”轮到我笑。

    忽然意识到,其实很久很久没有刻意饮酒。从前说,不是喜...
  • 风中之笛 - [一日生涯moments]

    2008-09-03

    Tag:风笛
    终于开始在浸会大学“误人子弟”的生涯。从前不喜欢教书,因为怕重复。但今天学生问起所谓“标准”,所谓“风格”,我说,符合基本要求之后,都是你的标准,你的风格。Part-time lectuer也可以不重复自己,辛苦一点就是了……
  • “九号风球”警讯高挂。傍晚出公司,风平浪静,原因是香港正处于“暴风眼”。

    这一天停市放假,除了老杨口中的“新闻性工作者”。早上打车,司机都惊:“今日总返工啊?”他都不想赚暴风钱,回家算了。

    傍晚时分,只小雨淅沥。东倒西歪,萧萧条条的街上,竟透出一派安宁。擦肩的行人寥寥,面上都带着祥和。

    打着花伞,耳机里放着珍爱的歌曲。回家路上,从未这样逍遥。

    我爱这铅华洗尽的香港,还原成海岛的模样。

  •                                                          一

    右侧下腹痛了一个多星期。起先不以为然,只当是岔气。时间过去,越发厉害,前夜终于忍不住挂急诊。头一遭去香港公立医院,感觉新鲜。原来诊金100港币,化验医药全包,管你到伸脚……

  • 用sex&city来讲Zen禅?

    别急,二者在我脑中忽有交集。

    起因是看了凤凰这一期《文化大观园》,采访赵州柏林禅寺明海大和尚。缘分奇妙,若干年前,一个朋友力邀参与柏林禅寺“生活禅”夏令营,并未心动。这次看了节目,却悟得惊心动魄。

    赵州和尚最有名的公案是“吃茶去”,暂且不表。有意思的是,明海大和尚说起临济义玄的“喝”——当头棒喝。...
  • 又少了一个 - [一日生涯moments]

    2008-04-20

    Tag:

    星期四那天,离开场还有7分钟,冲出去打车,看《警察乐队来访时》。讲埃及亚历山大警察交响乐团到以色列演出,意外迷路在荒郊,埃及人与以色列人的心灵碰撞,精彩极了。

    全片不提政治,只在无声的细节里。埃及警察摘下帽子,盖住以色列餐馆里一张“六日战争”照片。讲的都是爱,人与人之间,狭义的爱。

    埃及土语对白,听得极爽。民歌更是不加翻译,座中泣下也就是我了。



    散场,意犹未尽,拨电话给在加沙的Emad。...

  • 夜虽央…… - [一日生涯moments]

    2008-04-17

    Tag:rap
    熬夜,有时很爽,如果你可以随心所欲。

    在这个夜里,可以无声无息,也可以奇奇怪怪。就像刚才,楼下忽然有豪华车队呼啸而过。就像现在,第一次听香港的rap乐队“农夫”。爱死这些调皮又纯情的cynical。

    最近看香港的政治评论,听歌,看戏,为自己从前低估香港的中文水平脸红。市民阶层和精英阶层,还是有个gap。

    说到gap,可不可以有个gap year?可不可以任性?是不是奢侈? 

    晚风...
  • 多戈 - [一日生涯moments]

    2008-04-16

    Tag:多戈
    有日子没写出自己喜欢的东西了。

    一半因为太高兴,一半因为太郁闷。看来这两种极端情绪,都不适合写字呢。

    在想,《等待多戈》里面那两个傻瓜,搞不好他们也明知多戈不会来呢。只是找个借口天天在村口等,逃避田间地头繁琐重复的劳作。搞得很有理想的样子。

    明明是一片阴霾,仰望星空的姿势,也可以安慰自己,骗骗别人。

    有次从北京杭州转圈回来的时候,写下这么一句:“每一个人都壮怀激烈,却又都空悲切。”...
  • 会哭的孩子 - [一日生涯moments]

    2008-03-28

    Tag:

    小孩得了一个大大的水晶球。球的表面好像棉花糖,好甜啊,总也舔不完;里面是透明的,折射出五彩阳光,永远看不厌。

    小孩忽然坐地大哭。妈妈问,为什么哭啊?

    小孩说,我怕我会弄破它。

  • 亲爱的L - [一日生涯moments]

    2008-03-13

    Tag:时间
    亲爱的L,

    午夜离开迪拜时,你那边无人听电话。今天回香港,仍然联系不到你。

    多久没有好好聊天了?我们绕着地球,以各自的速度旋转,即便没有交会,也常常互放光亮。

    迪拜十日,奇特的体验。预料迪拜是我的福地,但没想到会有这般惊奇,以后慢慢讲。

    今天,在结束旅途的纷乱之后,终于推开自家房门,知道吗,我竟忽然感觉一脚迈进坟墓。大概那一天来临时,人就是这种感觉——旅程结束,进一个房子休息。
    ...